《短篇耽美小说》

          至少叶家也还不至于强抢民男,巧取豪夺。

          有那么一瞬间,唐鹤也想到了以前。因为唐焦儿刚刚提到了从前,提到了他们生病死去的母亲。母亲是个十分温柔灵巧的人,是唐鹤认为的世间最好女人。他们家家里虽穷,可却被母亲收拾得点尘不染。再粗粝食物,她也能做出新花样儿来。她教家里孩子摘来树上的花,和粗粮搅拌在一起。那么生活虽苦,舌尖也有一些雅致的趣味。

          叶凝霜记得那时候自己是多么的不甘心,多么的不情愿。自己能力远胜几个族兄,若她是男儿身,就能挑起家业了。可偏生她是个女儿身,那么这些都没有用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