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现代经典小说》

          “你想一个人去?”宋倾堂皱眉。

          说着,伙计看向翟掌柜:“亏你还是个生意人,买卖是双方的事情,岂能容你一个人说让就让?你也不看看,这是我们东家的场子,你拿我们东家的场子送这个人情?你觉得像话?”